現年46歲的趙智俠是洛陽市第一中醫院骨一科的護士長。
  從最初的玻璃廠醫院到現在的洛陽市第一中醫院,地方還是那個地方,工作還是這個工作,相同的是趙智俠盡心儘力做好本職工作,不同的是,現在的她不僅比以往更寬容,對病人的服務也更周到。
  □東方今報見習記者 牛犇
  通訊員 劉曉飛/文見習記者 侯俊彥/圖
  就算再委屈也要伸出援助之手
  1988年,趙智俠成了洛陽市玻璃廠醫院的一名實習護士。成為一名合格的護士,是趙智俠剛進醫院時給自己的要求。那時玻璃廠醫院還不叫洛陽市第一中醫院,條件艱苦。
  但作為一名新護士,趙智俠滿腔熱血,極力希望自己的工作能夠得到病人的認可。1989年的一天,趙智俠像往常一樣為一位剛入院的患者鋪設床單,由於條件艱苦,儘管已經洗得很乾凈,可還是掩蓋不住床單上明顯的幾個破洞。也許是大家都用這個床單,趙智俠並沒有註意那麼多,可就在她剛把床單鋪好,站在一旁的患者二話不說,拿起床單揉成一團扔在了地上。
  那一瞬間,趙智俠覺得自己受到了莫大的委屈,眼淚順著眼角就流下來,一溜小跑回到了護士站,告訴護士長她“不幹了”,然後在自己的座位上埋頭哭泣。知道事情原委的護士長這麼告訴她:“他是患者不是護士,你不能要求他和你一樣,要寬容他們。”
  20分鐘後,在護士長的開導下,趙智俠擦乾淚水,面帶微笑再一次進入病房,為那位患者再次鋪好床單。
  “儘管他仍一聲不吭,但我還是能夠看出他不好意思。”這是趙智俠第一次受委屈,也是她從業將近30年受過的最大的委屈。直到現在回想當初那段時光,她仍難掩激動的心情,在採訪過程中,不時紅了眼圈,“年輕的時候不怕辛苦,就怕委屈。可看到病人那麼需要幫助,真的想向他伸出援助之手。”
  初任兒科護士長
  兒子發燒9扎頭皮針
  6年後,趙智俠漸漸褪去了青澀的外衣,不再因為病人的不理解而輕易激動。而且在這個時候,她的兒子出生了。懷著成為母親的喜悅,剛剛休完產假的趙智俠被醫院安排到兒科病房擔任護士長,這也是她護士長生涯的第一站。
  醫院對不同科室的護士有著不同的要求,其他科室的護士面對的大都是成年人,尋常的打針吃藥收拾病床等工作大同小異。而兒科病房的護士除了這些基本功之外,還要求會哄孩子開心,會扎“頭皮針”。
  “哄孩子開心就是要讓孩子配合醫生的治療。”趙智俠那個時候已經成了一個媽媽,病房裡孩子的哭聲不僅讓父母揪心,也讓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壓力。這個壓力還包括給兒童扎“頭皮針”。
  長時間不練手,技能就會有所生疏。而這又是非常有挑戰性的,儘管危險性不大,但患者都是幼兒,扎不好不僅孩子會很難受,家長心裡也不舒服。
  儘管以前也有過扎頭皮針的經驗,可作為一個護士長,哪能說自己的技藝不熟呢扇綣嬉廢埃災竅烙址噶四眩ε亂蛭約杭際醪緩迷蛔跡帽鶉思業暮⒆郵蘢鎩�
  “怎麼辦?”正在趙智俠犯難的時候,年僅1歲的兒子突然生病發燒,住進了她所在的兒科病房。她抱著兒子來到專門設置的為兒童打針的房間,讓自己的同事固定住兒子的身體,自己拿著針頭,用她那並不算熟練的技術在兒子身上扎。看著孩子哇哇大哭,握著針頭的趙智俠也心如刀絞,含著眼淚為孩子扎了針。“我剛來兒科,頭皮針也不熟。我的孩子發燒了,別人的孩子也發燒了。扎針的時候我最能體會孩子家長的心情。”
  兒子生病,趙智俠前前後後在兒子頭上扎了9針,這件事她從沒有告訴兒子。這9針讓趙智俠體會到作為一個家長,在兒子生病扎針時候的痛苦心情。從那時候起,趙智俠扎針非常謹慎,沒有把握的針不扎,“必須非常準確,有成功把握的時候再扎。”現在趙智俠的扎針技術在全院都是數一數二的。
  聽取患者建議 為患者考慮
  在醫院的所有科室中,除了沒有在急診科工作過,其他的科室趙智俠都去過。如今她是骨一科的護士長,作為護士長,不論是患者的難處還是建議,都要認真考慮採納。
  醫院在患者出院的時候會發給患者滿意度調查表,讓他們填寫對主治醫生及責任護士的評價。有一次,趙智俠在翻看這個調查表的記錄時發現,有一個病人離開後寫了個“護理態度有待提高”的評價。這讓趙智俠有些疑問,寫這個評價的病人在她印象中一直沒有怎麼溝通,平時也不愛和人交流,錶面上感覺沒有問題,“可為什麼會這麼說呢?”
  帶著疑問,趙智俠就打電話詢問這位患者對醫生護士或者醫院有啥建議。而這位患者聽到趙智俠這麼問,起先還表示並不想說,後來看到她誠懇的態度,才說:“在醫院的中醫熏蒸房裡,只有一張床,而排隊病人又那麼多,有些病人說自己有急事需要馬上用,護士一聽就同意了, 印象不好。”他還提出,病房的護士天天表情獃滯,讓人心中不舒服,能不能整頓整頓。
  聽到這些,趙智俠才算明白這位患者為什麼那麼說了。在第二天的早會中,她就跟護士們交流說:“如果每天只是把液體拿給患者,告訴這是什麼液體,眼神、言語都不和患者交流,那假設你是病人,你自己心裡什麼感覺。”運用換位思考的方法,趙智俠將自己的感觸說給班上的其他護士聽,要求護士們能夠真誠地對待患者。
  而患者所提到的熏蒸床,在趙智俠的建議下,醫院添置了新的熏蒸床,充分滿足了病區患者的需求。
  對待患者
  不僅要讓他痊愈還讓他懂得預防
  “患者的需求是多方面的,以前的患者住院後僅僅就是打針吃藥。”而現在比較複雜,給趙智俠最大的挑戰就是在病房,不僅要掌握基本的打針吃藥,還要求護士懂得相關的保健知識,給病人做健康宣教,“比如患者得了頸椎病,在住院期間,不僅要給他最基本的醫療服務,把病治好,還要教他們以後怎麼去預防,還要告訴他一些保健常識、功能鍛煉、養生之道和吃什麼喝什麼等。”
  不管是以前的實習生還是現在的護士長,“儘管這不是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,但至少這是跟生命打交道的。”趙智俠認為,“患者把生命托付給我,我必須盡心儘力去做。”所以慢慢地,趙智俠不僅要求自己把本職工作做好,還要求有別的能力。
  作為護士,趙智俠經歷過不少生離死別、看過不少生命從眼前消失,她對自己的要求,就像對待患者那樣,從未有過鬆懈。一鍵分享到【網絡編輯:鄭國鋒】【打印】【頂部】【關閉】
     (原標題:患者把生命托付給我 我必須盡心儘力去做)
創作者介紹

8月21日

bi03biolf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