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州樂清鳴陽路37號,右拐進一條無名小巷,那兒有一個水泥做的洗衣台。
  這個看似普通的洗衣台,暗藏玄機。
  一高個子男人踱步靠近洗衣台,將一黑色小包塞到下麵;大約到了次日上午,一小個子男人同樣來到這條小巷子,從洗衣臺下將黑色小包取走——
  那個黑色小包里,藏的是毒品。
  樂清緝毒警察近日破獲了這麼一個“打卡”販毒團夥。
  所謂“打卡販毒”就是買賣雙方不見面,通過電話聯繫,買方把錢打入一個指定的銀行賬戶,賣方收到錢後將毒品埋到約定好的地點,再通知買方取貨。
  “這個團夥販毒,成員之間從不見面,相互也不認識,由老大通過電話指揮。”樂清禁毒大隊長臧培榮說,取貨、運輸、入庫、分裝以及拋貨等等,完全通過手機指揮。“老大的電話分公開和秘密兩種,公開號是給吸毒的,而秘密號則用來指揮。”
  經過近2個月的偵查,溫州樂清警方在重慶警方配合下於5月29日收網,抓獲頭目姚某及其助手周某,他們在樂清的馬仔陳某等5人也被抓獲,其間,警方繳獲海絡因近600克。
  昨天,樂清禁毒指揮部公佈案情。
  電話訂貨
  癮君子們很快會收到藏毒地址
  聽起來有些不可思議。但的確,樂成派出所民警發現,在樂清的吸毒圈子裡流傳著一個公開的重慶手機號:用手機撥通這個號碼,按指定賬號匯入現金,用不了多少時間,手機便會收到一個詳細地址,比如某某路的第幾塊石板下之類。
  “只要找到那塊石板,肯定能發現一個小包包,裡面便是白粉。”樂清禁毒大隊長臧培榮說,什麼顏色多少數量,比如黑色袋子里的白粉是1克,紅色袋子里的白粉為5克等等。民警調查得知,通過這樣的公開號碼買賣毒品,日均交易量近20筆。
  電話都公開的,難道這些個毒販就不怕被抓?問題就在這,關於這一點,樂清警察也是慢慢才弄清楚,這是一個組織非常嚴密,並且相互都不見面的團夥。
  “這個手機號在吸毒圈子裡是公開的,我們冒充吸毒者,打通了電話,按指定賬號打入了400元現金,果然,對方發來了短信告知了取貨地點。”參與此案的中隊長陳林巍說,便衣警察來到指定地點後,取到了毒品,但沒有見到任何人。
  便衣潛伏
  設計終於讓馬仔現身
  怎樣才能讓這些馬仔現身?
  緝毒警們想了個辦法,故意打電話說東西沒有找到,希望派人前來查驗。“一下子來了兩個人,一個姓傅,一個姓楊。他們兩人其實相互也不認識,姓傅的只負責發短信給吸毒者,而姓楊的則是負責擱放毒品的。可能是他們也不能確定是東西放錯了,還是短信發錯了,結果老大通知兩人都到了。”
  傅某和楊某就此落網,很快便驚動了老大。
  公開號碼立即停用。
  線索被切斷得乾乾凈凈。
  警方感覺到,這個團夥不簡單。指揮部研判得出結論,看起來這個團夥上下左右均單線聯繫,使用秘密電話互不見面。那個公開號碼雖然停止了,肯定會出現新的公開號。
  神秘的地下交通站
  是毒品中轉倉庫
  新的公共號碼果然出現了。
  其實,查找這個號碼對緝毒警察來說不難,只要調查那些癮君子,對他們的往來電話進行分析,新號碼立馬被警方鎖定。
  這次的偵查警方秘密進行,目的為了查清整個團夥的運轉方式,並掌握從上到下的成員關係。
  原來,這個組織除了電話單線聯繫之外,還設有許多的“地下交通站“,這些站誰來確定,怎麼使用,都由老大親自過問。
  大約偵查了一個月時間,警察終於找到了位於樂清的一個破舊出租房——毒品轉運倉庫。
  能進入這個倉庫的只有2個人,一個名叫謝文華,他負責重慶與樂清之間的毒品運輸,他有一把進入這個倉庫的鑰匙,只要毒品運到,他便會放入倉庫內,同時給老大回話。另一個人是樂清當地馬仔小頭目陳國建,他也有倉庫一把鑰匙,接到老大貨到的通知後,他會前往那兒打開倉庫門,將毒品取出並分包。
  這樣的地下交通站在重慶也有一個,老大叫它紅房子。一旦有更大上家貨到重慶後,便放在紅房子內,老大身邊有一名助理名叫周京建,老大會讓周通知謝文華到紅房子取貨,加上放在紅房子內的每趟5000元的費用,謝文華取了之後便將其運到樂清。
  在團夥成員之間,一切都由秘密手機發出的指令行事。事後警察發現,老大手上有不少的秘密電話,他和誰聯繫都定有專門號碼,而且,相互通話的時候,時不時地還用暗語。
  樂清重慶警方同時行動
  “打卡”販毒團夥瓦解
  各種比對和排摸之後,一張團夥網絡圖基本成形。
  老大姚太波,藏身重慶,身邊帶有一助手周京建。周的主要職責是向負責運輸的謝文華傳遞老大的指令。團夥被抓後,老大姚太波說自己已有打算,準備將這一攤子交給周來打理,自己漂白後隱退,做其它正規生意。當然,這已成後話了。
  此外,包括負責分裝和藏貨馬仔陳國建、拋貨及通知吸毒者的馬仔等等,都由姚太波直接指揮。
  打個比方,謝文華將貨送達倉庫便通過秘密電話告訴姚太波,姚馬上會指令陳國建前往倉庫,把貨物分成1克、2克、5克等不同小包,然後再按照姚太波短信上的一個個地址,將毒品藏到批定地點。
  毒品放好後,姚太波則通知拋貨馬仔向那些匯了錢的吸毒者發出短信,讓他們一一到藏毒點取貨。
  陳林巍中隊長說,之前是讓拋貨馬仔向吸毒者發出短信後,再讓陳國建去擱放毒品的,因為怕警方同時得到信息後對擱放毒品者設伏,於是改為先擱放好毒品,再通知取貨,這樣,警察能抓到的,也只有吸毒者了。
  統一行動時間定在了5月29日。
  當天下午,行動組成員守候在樂清寧康西路盛京客運站,將從重慶梁平運輸毒品到樂清的謝文華抓獲,現場繳獲毒品海絡因538.1克、冰毒87.6克。
  隨後,藏身樂清的拋貨馬仔梅某和陳國建被抓,警方分別在他們身上查獲毒品海絡因7.1克和18.9克。
  重慶行動組在當地警方配合下,在梁平將姚太波和周京建抓獲。
  記者瞭解到,全案警方共抓獲涉毒嫌疑人32名,其中毒品犯罪嫌疑人8名。繳獲毒品海絡因598.5克,冰毒119.5克。
  QQ簽名“沒錢,想找工作”
  “90後”被毒販發展成馬仔
  “就這個案子中的毒販,90後占了6名,年齡最小的只有17歲,這種趨勢實在令人擔心。”主偵此案的警官說,分析這些人走入歧途的原因,與他們工作怕累工資嫌低有關,這些人都喜歡來錢快而輕鬆的事,這正中了販毒老大們的下懷。
  作為馬仔的陳國建原本是一個油漆工,一個月收入也有1萬元左右,但他一直覺得這活太累,不體面。有一次和朋友聚會,有人說要介紹他一個來錢快而輕鬆的活,“有要求的時候送送貨,平時想乾什麼都行,或者在家玩玩,一點都不累。”就因為這想法,他成了販毒團夥的一個成員。
  那個年齡更小的梅某是在QQ上被毒販們招去的。
  當時,他在QQ上註了簽名“沒錢,想找工作”,之後就有網友聯繫他了。網友說有收入高且輕鬆的工作。對方為了表示誠意,先給梅某打了200元路費,讓梅某先到重慶梁平。梅某當時覺得遇上了貴人,到梁平後答應了這份“好”工作。有人給他送了錢和車票之後,他馬上來到樂清,當了販毒馬仔。
  (原標題:藏毒點可能是樹洞,也可能是石縫樂清街頭,毒販上演潛伏)
創作者介紹

8月21日

bi03biolf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