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新網10月31日電 沒有新聞發佈,沒有電視講話,10月29日,美國聯儲會極其低調地終止了了量化寬鬆計劃。美國《僑報》30日發表社論文章稱,這個事件本身絕對不能低估,量化寬鬆是一個創造了歷史,改變了美國和世界經濟軌跡的計劃。其功其罪,應當評說。
  文章稱,2008年突然爆發的金融危機,使得美國經濟搖搖欲墜。為輓狂瀾,從2008年11月25日開始,前任主席伯南克擔綱的聯儲會宣佈購買兩房(房利美和房地美)1000億美元的債務,以及價值5000億美元的抵押貸款支持證券。從此以後,聯儲會推出了三輪資產購買計劃,也就是所謂的量化寬鬆(QE)。 QE1和QE2,聯儲會分別採購1.725萬億美元和0.6萬億美元資產。E3從2012年啟動,聯儲會總計購買了1.6萬億美元的國債和抵押貸款支持證券。三輪QE下來,美聯儲資產負債表大規模擴容了3.938萬億美元。
  量化寬鬆最初的目的,是為了推動勞動力市場改善。金融危機爆發後,美國失業率飈升,就業成為白宮的頭號政治經濟目標。危機期間最高失業率一度達到兩位數。第三輪量化寬鬆於2012年9月啟動時,失業率為8.1%。。今年9月,美國失業率降至5.9%,為2008年7月以來最低。假如從這個角度來看,量化寬鬆是成功的,“任務已經完成”。
  從經濟增長、壓制通脹這兩大宏觀經濟目的角度來看,也差強人意。這些年,美國經濟增速緩慢且波幅大,但多數時候都實現了增長。通脹率兩年多來都一直處於聯儲會設定的2%目標之下。
  但量化寬鬆之“罪”也非常明顯。最大的問題,是美國財富的不均衡分配加劇,中產階級嚴重受損,這將持續動搖美國的經濟和社會的根基。
  10月17日,聯儲會主席耶倫(JanetYellen)在波士頓演講時出人意料表示,美國的貧富差距已近乎100年以來的歷史最高點。耶倫稱,5%的美國人占有社會三分之二的資產,而在過去數十年間,高端人士的所得和財富均呈現顯著增長,而普通民眾的生活水平卻出現停滯。年輕一代面臨高昂的高等教育成本,企業增長速度放緩使生產力受到壓抑,這些因素都造成了現有社會的機會不均。 因此,她建議政府採取措施落實“人人平等”的美國傳統理念。
  作為聯儲會主席,耶倫應只講經濟,她卻開始“講政治”,談社會正義,似乎超出了自己的職責範圍。以耶倫的身份,她所掌握的情況應該是最準確的,但她沒有點出的是,聯儲會本身就是問題的根源。
  美國經濟複蘇,有很大程度上聯儲會大印鈔票的結果。得益者主要為大銀行、大企業,而中產階級並未得獲得太多好處。首先,三輪量化寬鬆讓那些“大而不倒”的金融機構得到喘息,死裡逃生。這些金融危機的始作俑者,不僅沒有得到應有懲罰,還事實上得到了獎勵。
  其次,量化寬鬆推動了股市的大幅上漲,直接的得益者是華爾街。聯儲會自實施長達6年的量化寬鬆),股市也隨之開始了5年多的大牛市,華爾街的玩家又從暴漲中獲益匪淺,
  但對於“主街”的民眾來說,他們主要靠薪金生活。而這些年高的失業率和低的薪金增長率,使得中產階級的收入提升緩慢。
  聯儲會9月發佈的一份報告最能說明問題:在2010年至2013年期間,美國家庭的收入增長只集中在3%的最富裕家庭,增長率達30%,但絕大部分貧窮家庭的收入在這時期一直在下降。
  因此,從另一個角度來說,3輪量化寬鬆之後,金融和經濟危機並未消除,而且是改變了形式,轉化成更深刻的社會危機。對於耶倫和聯儲會而言,在結束量化寬鬆這場大戰後,應該籌劃的下一場戰爭,應該就是耶倫所說的“公平之戰”。  (原標題:美媒評量化寬鬆功與過 稱其罪是加劇美貧富分化)
創作者介紹

美國名校代辦

bi03biolf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